“希望2020年第一天,能睡5个小时。”这是留学英国读大众传播专业的王静(化名)所发的最新一条微信朋友圈。从今年9月入学开始,来自学业及跨文化适应的双重压力让王静的睡眠时间越来越短。“一躺到床上,脑海里各种要做的事就都蹦出来,怕做不完、做不好,想着这些事,就很难入睡。”在焦虑的情绪中,王静的睡眠成了问题,渐渐有了失眠的趋势。“一天能睡5个小时,我就高兴得不得了。”

  近日,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小学实验教学的意见》。其中要求,把实验教学情况纳入教育质量评价监测体系。把学生实验操作能力表现纳入综合素质评价。2023年前要将实验操作纳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考试成绩作为高中招生的录取依据。有条件的地区可将理化生实验操作纳入普通高中学业水平省级统一考试。

  “合理的学业负担是必需的,是激发学生潜力和锻炼学生能力的必要条件。”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在教育部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强调,给学生减负是要把不合理的负担减下来,并不是降低课程标准,也不是让学生没有任何负担。